网站搜索:
新浪微博 微信 扫一扫关注
人道论坛
人生观和人“死”观

詹丹

    人生会面临许多大事,死亡则是人出生以后需要面对的最大事情。

    我小时候经常会受死亡阴影的困扰,我还会想象我死后被埋在何处,当我这么想的时候,憋闷、寒冷、黑暗的感觉,就把我包围了起来。我曾独自一人在家里嚎哭,哭叫着“我会死呀我会死呀”。这甚至引来邻居的围观,他们嘲笑我的胆怯和愚蠢,但他们并没有告诉我怎么来正视自己的死亡。我的父母以他们也会死、人人都会死的说法来劝慰我。但这引起我更大的恐慌,还添加了我嚎哭的新内容:“我的爸爸妈妈也会死呀我的爸爸妈妈也会死……”

    随着年龄增长,死亡的阴影渐渐被稀释,但却并没有彻底消散。直到有一天,我在高中时,很偶然地读到古罗马哲学家卢克莱修的《物性论》时,我的精神才为之一振。

    书中有一段“论怕死的愚蠢”,让我铭心刻骨。他认为人死后,感觉是不存在的,所以我们有关死亡后种种痛苦、难受的感觉,只是活人想象出来的,由此,他得出结论说,我们不应该怕死,而是应该害怕活人的怕死的那种感觉。

    对自己的害怕感到害怕,这一有点绕口但充满智慧的语言,后来我在法郎士的散文《勇敢》中又读到了,我的心里渐渐变得亮堂起来。

    后来,我读大学时,有一天教我们英语的周老师走进教室时带着黑纱,我们得知他的父亲刚刚去世,就纷纷走上讲台前去安慰。他开始上课时,先说了一段话,他说人的死亡,是对人类的最后一次贡献,如果人只有生没有死,那么地球早就人满为患了。从这一意义上说,我们活着的人对每一个正常死亡的人,都该怀有一份感激之心,也都应该正视自己的死亡。周老师这么一说,我的心里又亮堂了许多。

    再后来,我的父亲、我的母亲都相继表达了意愿,要把自己的遗体,捐献给医学单位给学生作病理解剖用。当他们去世时,我和家人也都照着办了。这时候,我觉得,关于死亡,除了消除惧怕心理,除了面对它、正视它,我们也还是可以做得更多的。

    我当然尊重每个人死亡时处置自己遗体的不同方式,但我对于哪些捐献遗体的人,怀有一份更深的敬意,这不单单是因为有这样一种流行的意思表达说:“宁愿让学生在我身上试划20刀,也不愿他们未来在病人身上错划一刀”,也不仅是我的父母都这样做了,而是因为他们以自己的行动,又为我的人“死”观教育构建了一个重要部分,一个更加达观的新境界。


发布日期:2017/5/12 9:41:4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