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搜索:
新浪微博 微信 扫一扫关注
人道论坛
永远铭记的一天

    人生有很多第一次。但真正能让我铭记一辈子的,应该是2018年5月6日,在这一天,作为一名器官捐献协调员的我,第一次见证了器官捐献的全过程。亲人间的不舍与离别;医务人员的敬业与付出;手术过程的分秒必争;……太多太多的感动瞬间,至今让我难以忘怀。

    那是一个周末,我与往常一样,午饭后靠在沙发上看着电视。一阵手机铃声响起,“李老师,我们医院有一位脑死亡的患者要进行器官捐献,不知道您方便过来吗?”“好的,好的,我马上过来。”放下电话后,我的心情十分复杂,既惊喜又忐忑。惊喜的是自从去年10月份参加了第28期全国器官捐献协调员培训后,一直没有实践的机会,今天终于有机会了;忐忑的是,要亲历一个生命的离去,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不再完整,总觉得心里有些沉沉的。

    在出租车上,我一个劲地催驾驶员把车开得快点再快点。此时,我多么希望自己会飞,能一下子飞到医院才好。

    在医院的ICU门口聚集了一、二十人,几乎占据了整个ICU的进口。我有些犹疑,不知道该不该从他们当中穿过。“红会的老师来了”OPO医院器官捐献协调员小毛的一句话,家属们沉默不语地自动让开了一条通道。于是,我顺利地进入了室内。

    在医生值班室里,我和OPO医院的器官捐献协调员刘老师和小毛、市红会器官捐献协调员范老师以及4位捐献者的直系家属,进行了器官捐献前的最后一次谈话。“你们所有的直系亲属是否全部在场?是否同意器官捐献?”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,在几位器官捐献协调员的共同见证下,家属在一系列文件上签署了捐献意见,签名并加盖了手印。在这一过程中,我注意到捐献者的妻子,在签名的时候,手一直在发抖,以致于字写得不那么整齐。捐献者的大女儿则拼命忍住将要夺眶而出的眼泪;小女儿与儿子因为年龄比较小,则眼神里满是茫然和无措。我真想上去抱住他们,或者握住他们的手,说些安慰的话,但出于职责,我忍住了。完成一系列文件签署完成后,孩子说了一句话,让我几乎感动落泪,“希望我爸爸的器官能帮到别人”。我知道,说出这句话,需要很大的勇气,有不舍、有心痛、有希望他人幸福的期许……我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悄然而下。

    换好手术衣后,我与参与手术的医生们一同进入了手术室。在这里我将见证整个器官摘取的过程。在手术前,我们对着捐献者的遗体90度鞠躬,表达我们对这位医学无语良师的崇高敬意。医学上的每一次进步,每一次突破,都凝聚了无数人的大爱。在手术室不大的空间里,4名执刀医生、1名巡回护士、3名见证人员都寂静无声,静得我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。在手术室里的无影灯下,我亲眼目睹了医生从器官的摘取到遗体缝合的全过程。我注意到,每一位医生的后背全被汗水浸湿了,每一个人的动作都小心翼翼,时间在紧张而凝重的气氛中,一分一秒地划过,1小时45分后,完成了肝、肾、角膜捐献的全过程。平时一向胆小的我,此时竟然没有一丝恐惧与害怕,在这一过程中,我更多的是感动。家属的无私大爱让我感动,他们的心里虽有十二万分的不舍,但为了救助他人,毅然作出了令人尊敬的捐献决定;OPO医院的器官捐献协调员小毛让我感动,他有严重的胃溃疡,那天从中午11点到下午5点,他没顾得上吃一口饭,在手术室里,我注意到他额头上冒出的冷汗,但他一直坚持着,没吭一声;手术医生让我感动,在整个手术过程中,他们配合默契、器官摘取时,他们小心翼翼,轻轻把器官放在托盘中,缝合时,他们一丝不苟。带教我的范老师让我感动,她仔细地叮嘱我每一个注意事项,耐心地教我填写各种表格,在手术见证的过程中,她担心我害怕,始终握着我的手。

    以前,我常常在想,生与死的距离到底有多远?在这一天,我找到了答案,生与死的距离在一念之间、在一“献”之间。家属一个善心、善念,一次捐献行为,就可以挽救他人的生命;让失明的人感受生活的五彩斑斓;让其他家庭重拾生活的欢乐。

    2018年5月6日,我将永远铭记这一天,作为一名红会器官捐献协调员的我,第一次见证了器官捐献的全过程,这当中有见证前的忐忑,见证过程中的紧张,也有见证后的思考。我悄悄地告诉自己,从今天起以后的每一次见证中,我会表现得更加专业与从容。 

 

(宝山区红十字会 李攀)


发布日期:2018/5/11 16:14:43